即墨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人间真热烈之凡情

2019/11/10 来源:即墨财经网

导读

冬夜凌冽,寒风刺骨,但月朗星稀,正是修炼之时,我寻着城外郊区的野山旁,退回原形,化作一块原石,独居一隅,合适忆起过往。1.那年是秋意

冬夜凌冽,寒风刺骨,但月朗星稀,正是修炼之时,我寻着城外郊区的野山旁,退回原形,化作一块原石,独居一隅,合适忆起过往。

人间真热烈之凡情

1.

那年是秋意正浓,我是芭蕉树下累土的挡石,芭蕉树已叶阔色浓。秋夜萧瑟,冷雨打在芭蕉叶上,淅淅沥沥,成了曲子,而稍远处卧房里,传来院家夫人的弹琴声,与这秋

雨声相得益彰,正使得我、芭蕉叶和雨滴暗自顽耍,不亦乐乎。

忽听得一阵脚步,原来是院家的男主人,他在芭蕉树前踱着步子,似有所感。片刻后,他摘下一片芭蕉叶,回到房里,用布巾擦干,拿起笔,写了些字。

我甚是好奇,幻化在芭蕉叶上,原来是几句闲词:

“是谁多事种芭蕉,早也潇潇,晚也潇潇!”

读来,果真是这院落男主人的书生的闲愁,明明我们快乐的不行,他却愁绕心头。

我听着芭蕉兄幽幽说了一句:“明明是你和夫人在春日里种的我…”,我抚慰了一下芭蕉兄,对它说:“别急,他定会拿去夫人看,夫人自有妙法。”

果然,顷刻,他唤了声丫鬟,让她把这芭蕉叶送去正在卧房里弹琴的夫人。

夫人娴雅,停下琴,轻读完,抿嘴1笑,提笔又落:

“是君心绪太无聊,种了芭蕉,又怨芭蕉!”

便嘱了丫鬟拿回覆话。

男主人轻拿芭蕉叶,嘴角浮起笑意,我和芭蕉兄突觉从他的手指,传来心底的暖意。

此刻大美,院落中所有生灵,竟都有笑声荡漾。

2.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卧房里又传来夫人的咳嗽声。

一会便见男主人走进柴房,拿着分出案头的灯,放在灶里,渐渐地温着莲子汤。

夫人的肺病已有十年,深秋天总是咳嗽,但好在男主人精于饮食调理,近来倒也能常看他们相对而坐,吟诗作曲。

有时,夫人会穿着男主人给他做的那件画满梅花的衣裳,与他临窗对诗;

有时,男主人会弹琴煮茶,给夫人讲笑逗趣;

有时,他们会回想幼时,共同摘花、捕蝶、看蚂蚁爬树、和泥巴捏小人;

有时,也会在没米下饭的时候,共同洗衣耕种;

……

那时的我,和周围的草木花草一样,都是喜欢在这简陋的院落里,沉默欢乐。

3.

那是如今日一样寒冷的冬夜。

夫人逝去。

从此没再见过男主人的笑意。

院落也寂静地渐渐枯萎。最后,只剩下我和芭蕉兄的根茎。

某夜,只见形容槁枯的男主人抱着画卷,在我和芭蕉兄旁坐下:

“昨日胜本日,今年老去年,斯人已逝经年,蒋坦我却苟且偷生本日,无味无趣,夫人,秋芙mm,我来了”

画卷跌落,正是夫人身着梅花衣裳,盈盈笑颜

……

4.

转眼已过百年,本日之寒夜,像极那日蒋坦和秋芙离去之时,不知他们何去何从,宇宙之大,不知是否是再有碰见。宇宙之谜,枉我修炼多年,许多也不得而知。

时常,我也会不免感慨:

世间有多难,世间也会有多爱,人间有多苦,人间也会有多甜,也许,这也是我总愿在人间逗留,看人间真热闹。

(读《秋灯琐忆》启发而作)

酸西地那非片

伟哥

伟哥多少钱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

伟哥用法用量

标签